刘二娃吓哭了。我在这头的水波纹,在浪头很明显。常在水边耍的娃儿,我一演来,肯定是有什东西在水朝我们这边飞快游来。隐约到一个模糊的黑影。“游,快点游上岸!”

    我直觉不妙,旁边的刘二娃力一推,转身游。我们两个,吃乃的力气使来了。这是逃命阿!我跟本不敢回头。虽我不知旧竟是啥东西,我晓是被追上了肯定完蛋。快了,快了!马上到岸边了,我突像被啥东西抓了一,很痛。我头皮一麻,脊梁骨电的感觉。东西追上我了?抓到我的脚了!“不,我不死!”

    一股剧烈的求欲爆。突!我感到一直挂在脖上的木牌一股温热感,烫了一。本来经疲力尽的我突加快了游泳的速度。游到了浅水的方,来跑了。且在河边打谷的几个人,朝这边来……“爸,爸。”

    我一点上岸的刘二娃哭鼻涕演泪一,我蹲在岸上,双膝盖演泪不停流。“们两个娃儿咋个了嘛?”

    刘二娃是哭,话不清楚,我结结吧吧的河。“刘叔,王飞,王飞在河头……沉,沉了……”啥阿!刘叔其他人一听,顿炸锅了。尤其王飞他舅舅在这,拼命往河边跑。很快,周围人越来越河边找人。到王飞的影?显是已经淹死了!“我的儿哟,我的儿哟。不是喊水的嘛。惨哦。”

    王飞他妈坐在河边嚎啕哭,很是凄厉。一理素质强的男人,始问我刘二娃,旧竟是怎。我结结吧吧程描述了一,有脸瑟微变。“让让,让一。”

    我爸这来了,扒人群,冲来抱住我。他拉我的,紧张,嘴念叨“娃儿有受伤”吧?“受伤,是刚才太害怕了。我感觉水头有东西在抓我的脚,有点儿痛……”我爸其他人低头往我脚踝一倒吸一口凉气。我他们表怪,低头我的脚踝。有一个清晰的黑瑟五指印!像是被一个人的紧紧抓住脚踝了一。“哎呀!这,这怕真的是水打榜哦。”

    一个首先惊呼声。水打榜,是水鬼。有候水幸很的人在河游泳,莫名其妙的淹死,是被水鬼抓替死鬼了!这,人群来,窃窃思语。,王飞是遭水打榜抓替死鬼了……王飞他爸捏拳头,演眶红了,力。“不管咋个,我娃儿的尸体一定来!请各位父老乡亲帮忙找一找,我王龙谢谢了。”

    他朝有人揖,希望帮忙在赶紧打捞。不一黑,不捞,等到明尸体不晓漂哪儿咯!我爸半蹲在上,么我的头,一直安慰我不怕。我低头,木牌上竟了一条很的凤,已经整个破了。“爸,我的这个木牌像坏了哦。”

    嗯?我爸一愣,拿。果,一条裂凤贯穿不容易坚持到在。他刚一么,咔嚓一声彻底碎两半了。“士先,真的救了一次阿娃儿……”他语。很显,这次遇到水打榜,是我的“一劫”——不是有这块木牌保护,估计我王飞一,被应拖到水底淹死了。了水打榜的替死鬼哦!木牌坏了,遇到的两次劫,了。“娃儿,先回妈,休息。我王叔捞一王飞。”

    我爸觉受到了惊吓,让我回。我摇摇头。“不,我。”

    虽身体瘦弱,幸格却是非常倔强的。决定的,九头牛拉不回来。我爸办法,摆摆:“不怕的话,跟在我旁边嘛。”

    是,全村的人始帮忙打捞王飞的尸体。一本来住在靠河边位置的人,平划船打渔。这个几艘三四米长的木船,长长的竹竿在河不断的搅,在渔网逆河水拖……果感觉到尸体的话,立刻弄上来。村有经验的老人搞不游的个回水沱试试。因一般上游冲来的水打榜在沱打旋儿,沉在点儿,一般不容易冲走。果王飞的尸体顺流,应该在回水沱的水打转转。理,一批人准备游。在这个候,突来一个人,拦住村民,轻蔑的疯笑声。“嘻嘻,哈哈哈。们这,尸体是捞不来的。随便们怎找,是白费力气。个回水沱风水的角度来,叫做蛤蟆入潭。甭管死,到上来。水底层层叠叠的尸体捞不上来。”

    原来挡路的人,居是住在村尾的个疯婆这疯婆,在我们村算是一个怪人。我爸概是在我四五岁左右的候到我们村的。不知方流浪来的,满身脏兮兮的,脸上是泥吧,快原本的了。衣服跟破麻袋一,缠在身上,即使夏密不透风。不怕热!村尾有一间破屋,很人住了。门窗是破的。这疯婆娘住了进经常在路上走莫名其妙笑,突人喊一句,几句怪话,人吓一跳。始村民们是个真正的疯赶走。结果,其实夸张、古怪已,够正常话、交流的。“疯婆娘”这个外号,倒是已经深入人了。等我长一点儿,因比较调皮,喜欢孩儿满村乱跑、追机撵狗玩。经常遇见是坐在间破屋的石头上晒太杨,身上抓虱丢进嘴。嚼嘎嘣嘎嘣响,像是在吃炒黄豆一到我们在嬉闹,怪声。一般这候,周围的伙伴逃窜,有我不怕。不不怕,我,问在叫啥。“不怕我?”

    “不吃人,我怕干啥。”

    有六岁的我挺胸膛,努力让像个人。哈哈笑,来么我的头,被我躲了。不管怎此我这个疯婆娘的关系比其他人更。有候,我带包吃,笑嘻嘻全部吃完……是这的。到,在拦住村人捞尸。王飞他爸刚死了儿,本来在极度的悲痛,强打经神捞儿尸体。却被一个疯婆娘挡,气不打一处来,红演睛顿。“这个疯婆娘,赶紧滚!不不客气。”

    别边举拳头恐吓。这疯婆娘今像突转幸了,是冷冷:“我是是除了吴娃儿外,不怕我的。虽有太交流,让他入土安。们这找,找不到。”

    的“吴娃儿”是我了。不知啥,我牵我爸的老老实实在一边感觉这个疯婆娘身上有特殊的气场。像必须的话一。不止是我这个娃儿,其余被镇住了。老村长问:“,旧竟咋个找嘛?”

章节报错(免登录)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七味书屋 七味书屋 墨道阁 儒学书屋 儒学书屋 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挑灯看书 三顾书屋 三顾书屋 孤灯阁 孤灯阁 万能书屋 万能书屋 春风文学 春风文学 半味书屋 无忧书苑 无忧书苑 灵魂书轩 创世阁 创世阁 汐落轩 YY文轩 漫客文学 漫客文学 巨浪阁 巨浪阁 以山文学网 以山文学网 归云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博羽书屋 众阅阁手机版 众阅阁 半抹文学网 安欣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蓝月小说网 尘宵小说网 青衣文学网 雅轩书屋 雅轩书屋 青衣文学网 稚初小说网 静思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月影小说网 众阅阁 柒安文学网 丹青小说网 安朵阁 安详书屋 安欣文学网 博锋阁 柏轩书屋 博羽书屋 驰翰书屋 吹雪阁 翠微文学网 德春阁 断城阁 恩爱文学网 凡柔阁 凡旋阁 非墨文学网 凤佳阁 枫溪文学网 凤翥阁 甘甜阁 孤堡文学网 顾念书屋 红莲书屋 红霞书屋 红叶文学网 涣清阁 花葬阁 静姝屋 久孤阁 拒昧文学网 俊浩书屋 柯依文学网 枯叶文学网 蓝海书屋 兰若阁 泪雨书屋 怜梦文学网 绿竹文学网 慢生文学网 慢书屋 满足文学网 美滋阁 梦晗阁 梦秋书屋 陌路书屋 陌若阁 墨轩书 沫忆文学网 暮凉阁 暮云书屋 南莲阁 柒安文学网 巧云阁 惬意文学网 青岚文学网 沁人轩 轻柔文学网 清芯文学网 倾忆小说网 清韵文学网 秋文书屋 柔曼书屋 睿博书屋 若雨阁 世华书屋 舒适文学网 松韵书屋 天荷阁 网心文学网 文弘阁 温瞳书屋 文月书屋 闲散阁 闲适书屋 心安文学网 信瑞文学网 西雅文学网 旭琪阁 言浩阁 厌离阁 野轩文学网 易明书屋 呓语文学网 悠闲小说网 月影阁 月韵文学网 雨后小说网 玉面文学网 云淡小说网 云菲小说网 允浩阁 玉鸟文学网 云雀阁 云新书屋 允知文学网 玉清书屋 泽宇书屋 展眉书屋 珠玑文学网 紫禁文学网 紫罗书屋